无垠

综合奖

景观设计类

作品编码:LAF282 参赛作者:黄伟威 温晶晶 指导老师:唐毅

所在学校:四川音乐学院

作品描述

简要描述:

科技的进步让我们拥有更严谨的城市,因建造鲸吞的社会景观,衍生出一套细密的因果逻辑,然而我们可能消磨了自身某种本能。群体记忆断层?感知体验的缺失?被忽视的纪念?改造成都十二桥烈士墓,凝练与重现,沉默的致辞—我们为什么注视,为什么流泪和不安?“纪念”,巨大沉默的物体—它冲破所有贬损、遗忘、轻视,为生命本有的肃穆正名。


详细描述:

“伤痕有着一种奇怪的力量,提醒着我们过去是真实的。”此次设计课题是改造十二桥烈士墓的纪念景观,它位于成都市区内,是集参观、教育、举行哀悼仪式等功能的非常重要的纪念地,十二桥烈士墓的主要形式是纪念碑和雕像,整体纪念氛围微弱、规划和管理较为单薄,传统的墓园形式是造成场地体验枯乏的原因之一,同时场地的设施也存在普遍老旧的问题,包括一些冲突的功能放置(游乐设施与纪念广场相对立等)、某些空间呈废弃瘫痪的状态(园内最高点山丘的废弃)等。根据场地自身的周边环境和历史事件我们提出“凝练与重现,沉默的致辞”的设计概念,拟改造方向是递进、延展的空间和形式,表达无垠、流动的精神意识——“城市中的白色高地,一个回应损失和记忆的场所”。

1.绵延地

绵延地是场地主入口的一条区域带,铺装以自然裸土、砾石和松木皮为主,构筑物由三十五块刻着烈士名字的钢板和一块不锈钢镜面(象征三十六位烈士,其中有一位女性)散落组成。刻意的单一是纪念情境中通常的做法,用巨大、重复的装置来创构此情境,如图1。观者会从这些大尺度的重复中产生无限的敬畏感,不断重复的情境也传达出时时刻刻的压抑,为纪念中心做出引导,成为观者酝酿情感的先决条件。


图1 巨大的钢板阵列

2.迂回墙

迂回墙由一段半嵌在土里的断墙和几阶台阶构成,逼仄的空间引导观者往“死墙”走去,墙壁镌刻三十六位烈士的姓名,随阶梯走到尽头,以一面墙断绝:墙上“36”的数字昭示此路不通,如图2。历史不允许覆辙,我们也无法触碰过去。形式的单纯带来的感染是不可估量的,晦暗狭窄的情境产生对精神的压制作用, 无法表述的力量在神经末梢震荡,严肃和悲伤的情绪就此蔓延。


图2 迂回墙

3.物影池

水中存有搅动装置,模仿动态的翻涌,象征无尽的激荡,观者置于此情境时,其中的运动必然与生命进行交流:凝视水中的倒影,仿佛凝视历史黑暗的深渊,如图3。观者的联想来自对情境产生的感觉以及情境意义的引导,直面池中的物影,又像是直面永恒和未知,如海浪般翻涌,激荡着欢乐与悲哀。


图3 物影池

4.回声广场

整个纪念场地最开阔的区域,纯净的白色混凝土构成的公共广场是纪念氛围的中心,供人们集会、举行纪念活动和宣誓,广场上由阵列放置的三十六座白色墓碑和两面回声墙半围合组成,如图4。单一是最有效的手段, 色彩的统一能够创构完整的情境:张力,破碎,广大,不可变更......当场所摒除零散的非理性事物后,观者置于其中会感受到紧张感甚至永恒感。烈士的意志和美德永远不死,人们在广场上的致辞带来回声,仿佛那声音无法消亡,一直延续下去。


图4 回声广场

5.祈祷廊

祈祷廊位于回声广场后方,是由钢板隔开而成的独立流通空间,如图5。它由一束火和一片静水构成,火象征着毁灭、转化、重生和传递,水象征着流动、供给、创造和延续,水火的平衡象征永恒和忠诚。情境本身作为一个诉说者,向来访的人们讲述沉痛的历史,剥开所有遮挡、戏谑和轻视,告诫人们珍惜现在的生活,对生命敬畏,不放弃希望和光亮。


图5 广场后方的独立空间

6.塌陷之地

埋在土里的纪念馆,宏大,沉默,压抑。呈凹陷的姿态在土里静静躺着,它作为一个客观的容器而存在,是对历史事件的认知和解读,它承担史料的陈列和教育功能,馆内设置一片静水,静水包裹着长明灯,由建筑顶部的开口倾入光线,配合馆内灯光明暗来创建纪念氛围,如图6,光是纪念氛围用来与观者进行互动的一种手段,在光的形式下,其中的变化和运动更为活跃真实。


图6 馆内氛围

7.大地之盐

原场地的“支矶石”是最高的区域,我们把它作为纪念之丘来改造,由白色石条搭建的小路通往坡顶的“大地之盐”,路径与坡体镶嵌、缓慢抬升,通过山顶的一处入口后,会来到一片由白沙铺地的休憩场所,高处给予了人们庇护与瞭望的体验,同时也调整人们之前过程中悲伤的情绪。观者在景观中得到的感受其实是心理活动的产物,包括了他们对情境信息的接收和自己的理解及思索,“盐”是洁净的,它给人的直接感受是轻盈的洁白的,在纪念场所中也许还谕示洁净坦诚的生活,劝诫活着的人超越任何立场,置身真诚、明晰、纯洁和坦荡的情境中。

8.冥想林地

冥想林地是烈士墓与文化公园交汇的主要道路上最大的区域,它作为场地的后花园,承载“花园”的期许和愿景,如图7。《抗争花园:浴战火而生》一书展现了在20世纪,这一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战争年代所修建的花园,“花园以美感扫除荒芜,以希望消除绝望,以乐观代替悲观,并最终以鲜活的生命姿态直面死亡 。”无论是战壕、犹太人聚居区,还是关押营,抗争花园试图在疯狂与混乱之中创造正常与秩序。花园作为和平的象征,创构的情境关乎生活、家园、耕耘、希望和美,它会使观者被明确的目标与反馈吸引,引起共鸣。


图7 冥想林地

报名参赛

打开微信"扫一扫"

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

右上角"分享"按钮